凹凸重案组

案件归档

【五尸案】

【校园惊魂】

————————————

【枕边噩梦(5)】


“帕洛斯。”


佩利把脑袋压在那头柔软白发上,金毛大犬仗着体型大把帕洛斯完整包在怀里,动作温柔,就是语气听上去有些闷。


“什么事。”帕洛斯带着手套验床单血迹,不好抬手去揉金毛犬脑袋,只好动动脑袋用发顶碰了碰金毛犬下巴,示意对方继续说。


“不觉得我们母校案子太多了?”佩利抬头看向检验室天花板,“当年712寝室那件事你还记得吧。”


“记得。”帕洛斯摘了手套往对方怀里靠,“东二那栋宿舍是挺玄乎,今年居然又来一件案子。几年前712寝室那件案子闹腾得那么大,后来居然没什么动静。我还拜托过维德调档来看,712案子档案上显示被搁置,维德尝试过登入查看,我们重案组权限居然都不够查看这份档案的查阅权限,上头还勒令禁止调查,712当年到底什么情况……嘶,松口松口,疼死了。”


拿帕洛斯后颈磨牙的佩利被他刚一推开,大型犬又黏了上来跟块狗皮膏药似的,帕洛斯被他蹭得挺舒服差点坐上检验台天雷地火时眼角瞥到对方嘴角那抹笑,气不打一处来,揪着他脸就拧。


“好痛!”


“知道痛是吧,案子没查完你就精虫上脑啊。”


“这么多床单查到什么时候去啊。”佩利气得扯头发,“我不验了!我分到那一部分床单上居然有些还有没洗干净的jing斑和经xue!不验了不验了太恶心了。”


帕洛斯也头疼,床单上一无所获,光是这两天熬夜工作验床单都够要命的。痕检工作本就繁琐,佩利这么一闹,他对工作仅剩的那点耐心也没了,索性拉起佩利往外走。


“我也没心情跟床单混日子,我们回学校。老大他们既然说钟楼有问题,凶手就很有可能在钟楼里留线索,带上工具箱我们过去看看,顺便把上次那份笔迹鉴定一起送过去,这么有意思的笔记也该给老大看看。”


佩利屁颠颠勾着帕洛斯手去车库取车,心情飞扬。


可他心情飞扬,雷狮和安迷修的心情却一点都不飞扬,甚至还想揍人。


他们在AT大学里看到了铺天盖地的传单,花花绿绿的纸片和雪片似的到处飞扬,人手一份,问哪个拿到传单的人都说是楼上撒下来的,来源谁也不知道。冼光念这人众所周知他是个私生官二代喜欢炫富,本身就人缘差,社交圈又小,校内不止一次传出过他打架斗殴的消息,加上这人阴阴沉沉总喜欢蹲宿舍,几乎没人和他往来,这次传单上说他jian杀女性,居然还有人夸奖死得好。


安迷修除了感叹世风日下,就只能感慨人性本恶。


活生生一条人命成了一滩碎肉出现在枕边,居然还有人褒扬行凶者杀人的美德。


“文采倒是真不错。”雷狮捡起地面上一张传单,“字也还行,先着重表述良家少女的无辜,再讲述冼光念是如何人面兽心欺骗良家女孩,写得是真不错。”


“不知道笔记鉴定那边怎么样。”安迷修叹气,“我看着像是手写复印件。”


“不管是不是手写复印件,这张传单可信度都在50%。信,就要分散警力去找这个不一定存在的女孩,不信,我们调查其他的方向也可以入手。现在卡米尔已经带着那个叫埃什么的男孩去追踪男孩他姐姐的下落了,希望他们能多找些线索,我很在意那男孩所说的女寝目击证人,她当晚是怎么辨认那是冼光念的?从那栋西四女寝往食堂的方向看,接近50米距离最多是辨认个人形轮廓,她怎么辨认?”


“你怀疑不是本人?”


“对,如果那不是冼光念,煮尸掩盖时间就说得通。”雷狮总算是喝完那一大杯奶茶,“一般碎尸案件,凶手都是想掩盖致命伤,煮尸是出于隐藏死亡时间。凶手选择剔骨剥肉,这里是远郊,骨盆是人体最坚硬的骨骼,用刀很难切开,凶手一定会选择掩埋或者在附近直接丢弃。或者,凶手有能够粉碎骨盆的工具,让他能放心大胆的进行剔骨碎尸,那么大个骨盆总不能带着跑,而且一旦出学校太长时间,就会引起怀疑,还会被高速路上的监控测速记录车牌,得不偿失。”






————————————————
明天再补档案件整理
太困了,撑着写完
各位晚安

评论(32)
热度(1160)